时光缱绻经典美文

  自那一次许翊送我回家之后,我们的相遇总如意料般,有时在岔路口,有时在小区门口。我也乐得将这不期然的相遇当做一种理所当然。只是我们遇见的时间总是没有固定的,也许是今天,也许是明天,也可能是一个月之后,如此频繁的接触,我慢慢的接受了许翊,如同闺蜜般的接受了他。跟他相处的时光是轻松的。

  我们可以一整天逛公仔店,就为了找出哪家的大嘴猴最好看,当然我们不会买;也可以一整天窝在咖啡厅的沙发上看书,期间没有半点言语的交流。他喜欢喝曼特宁。我是对咖啡没有半分兴趣,我总和他开玩笑说:“装什么呢,喝咖啡,你是那么有品位的人么?换做是我,我宁愿喝一瓶果粒橙亦或是喝一杯茉莉茶。”我喜欢茉莉的香味,当初到重庆玩的时候,愣是带回了一箱子的茉莉茶,老妈的火气,那是蹭蹭往上冒。现在我的卧室里,也时常放着茉莉香的干花或者花包。 我和他跑了很多家咖啡厅,就为了找到稍微正宗的曼特宁味道。说实话,我是喝不出来究竟有什么差别,但是他总是不满意。

  直到我们找到麦瑟夫,他才略微露出会心的笑容,这里,也就成了我跟他的据点,我喜欢喝它们家的白开水,淡淡的甜味,也喜欢它们家昏暗的灯光,以及缠在墙上的藤蔓下面大大的沙发。所以,每次的场景都是:我整个人窝在大大的沙发里,手里捧着爱看的小说亦或是手机,他慵懒的靠着沙发椅背,手里捧着一本和我的一模一样的小说亦或是比我的高端很多的苹果,他面前放着一杯我觉得很袖珍的曼特宁,当然他觉得这是精致,我面前放着一个直筒的玻璃水杯,里面满满的白开水,旁边放着一个矮胖的水壶。他总嫌弃我的水壶把他的格调瞬间降低了,我也觉得有点滑稽,可是我又不愿意服务员总是来来回回的给我加水。所以每次他好像也习惯了跟老板说:“给我们一个水壶,加上白开水。”我就在一旁窃笑。 这时的我们,没有彼此的号码,只有办公室的地址和家庭住址。其实这也就够了,反正他想要找我的时候,就会准时五点半在岔路口或者小区门口等着,我要是想找他呢就到他的店里,店员自然会联系他,反正每次不出半小时,他总会赶到。他有时候也会笑着说:“你都到我店里了,可以找我店员要号码的呀,以后你要是想我了,快下班给我打电话,我就去路口等你。然后呢,我也有你的号码,想你了,自然好联系。”我笑着摇摇头,他使劲捏了我的脸颊“搞不懂你怎么想的。”其实他知道我怎么想的。我不喜欢手机,从不喜欢。

  有一次他问我:“我发现你都没有其他朋友吗?为什么我们一起出来玩,一整天你的手机可以完全没动静。”我很平淡的回答他:“我关机了!”“为什么?不懂!是想要和我共度二人世界么?”“我不喜欢手机,从来不喜欢。它的存在除了跟家人联系之外,没有任何意义。”“那你朋友怎么找你?”“她们会到家里找我,或者是上留言,我会去看。”“你朋友很少?”“不少!”他更是摸不着头脑,也没继续问下去,挠挠头作罢。 我的号码是怎么流落到他手里的,我都快不记得了。

  相处久了,他也知道我的真名,有一次和他出门逛街,没带包,就拿了一个小小的零钱包,他带了一个大大的麻布袋,我姑且只能那么称呼。我就把零钱包扔进他袋子里,他哭嚎:“不是应该女孩子带包的吗?”拿出我的零钱包,作势往外扔。由于暗扣没有扣紧,调出来一张卡片,那是我们办公室的工作联系卡,自然也有我的号码,就这样,我的号码沦陷了。从那以后,他开始周末找我,一大清早就妄图利用电话骚扰。可是他貌似忘了,我的手机不过一个装饰品而已。基本上十点以前都没人接电话,这一点,他很是恼火。可惜我改不了,好不容易的周末,不睡到自然醒我是不会起床的,他也没法。

  就这样不温不火的相处着,我不是他女朋友,他也不是我男朋友,但是我们彼此单身,只是从未越雷池半步。说来那种相处模式确实是怪怪的。在某个阳光充足的午后,我在咖啡厅沙发上睡着了,他会过来掐我的脸颊,我也乐得找个舒适的姿态靠在他身上接着睡;某个下雨的黄昏,我们共同撑一把伞,他会用手搂着我的腰,雨伞也总是偏向我更多些,只是他未提,我也未作出回应,而我们之间,仅此而已。

  这样的时光,安逸缱绻,我很喜欢!

专题千亿国际qy886